大家都在搜

投資機構在高端制造業的機會和使命



  近日,豐年資本合伙人趙豐受邀出席了投中第十三屆中國投資年會,并在會上發表了“投資機構在高端制造業的機會和使命”主題演講。

  

 

  豐年資本思考的三個問題

  豐年資本在實踐中一直思考的命題有三個。

  第一,目前需要的是全球最尖端的技術么?

  大家普遍都在追求高精尖技術和產品,但豐年資本從實踐中給大家提供了一個參考和答案。豐年資本投資了一家高端制造業企業,是中國唯一一家可以做出某種電子元器件的企業,既可以用在民用領域,也可以用在軍工領域。但是,這個電子元器件的技術,在日本和美國的企業里已經存在了30年,對于他們來說,這已經是非常成熟的產品。所以,現在要追求的其實并不是世界上最尖端的技術。在這個階段,中國的制造業應該從自己最欠缺的部分開始,一厘米一厘米往上爬,一個產品一個產品的做,扎扎實實一步步往前走,而不能好高騖遠,想著一步就跨入世界最領先的范圍里。

  第二,智能化等于自動化嗎?

  大家現在一提到智能化,首先想到的就是機器人,還有信息化,怎么樣用信息流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使傳統制造變得更智能等等。但是,豐年資本在投資過程中,首先在國內看了很多的各式各樣的制造業企業,第二也大量對標國外一流的高端制造業企業,比如豐田。豐田汽車毫無疑問可以歸為世界上最優秀的制造業企業之一。豐年資本對豐田的經營管理做了非常深的研究和對標,他們反對將完全去除人為作為終極目標,講究的其實是管理和技術的統一。所以,智能制造一定不能完全脫離管理。對制造業企業來說,從原材料進入工廠、公司,一直到產品從公司出去、交付到用戶手里,在這個過程中,沒有任何一個企業能做到完全自動化,哪怕是豐田這種超一流的企業,距離完全自動化都還是很遠。

  真正優秀的制造業企業,一定要把一定程度的自動化和智能化,以及先進的管理有機整合在一起,這樣才能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、世界一流水平的制造業企業。

  第三,中國的制造業企業如果跟世界一流的企業對標,是技術差異更大,還是管理的差異更大?

  豐年資本團隊算是在制造業投資里經驗和案例都比較豐富的,在中興事件爆發以后,豐年資本認為,如果在芯片技術上中國和美日一流企業的差距是20年的話,在制造業的管理水平上和他們的差距至少是30年。

  國外的一流制造業企業比如GE、豐田都已經歷了近百年的發展,成為了現代企業管理的基石和教科書。GE、豐田這些企業的管理能力和體系的建立,絕對不是看兩本書,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。大家需要投入的時間、人力、資源包括成本可能更大,而獲得成功的概率甚至可能更小,這是真正的非常大的差距。所以豐年資本認為,中國的高端制造業和國外的技術差距當然很大,但是在管理上差距更大。企業管理發展到一定階段,能夠更好地支撐產業升級,這也是投資機構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。

  高端制造業的投資機會

  制造業本身的特點決定了它需要循序漸進,不可能馬上進入世界超一流水平。制造業和生物醫藥、互聯網等產業有很大區別,涉及的底層要素會更多。最近中國出現了很多優秀的生物醫藥研發的企業,這種企業涉及到的人才、原材料、設備等因素可能并不是很多,受到的制約也沒那么大。

  制造業企業就會受到很多因素制約。比如在投資一家做高端電子元器件企業的過程中,豐年資本發現了兩個問題。第一,中國供應不了生產高端元器件所需要的原材料,在原材料上面中日就有十年以上的差距。第二,中國沒有任何一個廠家能供應整套生產設備,這個設備需要非常高的精度和穩定度,只能去德國、日本找,那么在生產設備上中國和國外又是10-20年的差距。所以,制造業有很多復雜的制約因素,也就很難出現跳躍式發展,一定是循序漸進的。

  所以,豐年資本認為,高端制造業的投資機會在于:

  第一,對企業生產的產品而言,中國是這個產品最大的市場。對于大部分產品來說,目前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市場,而且隨著GDP的增長可能會越來越大。

  第二,目前主要是由歐、美、日等企業的產品在統治這個市場。

  第三,已經有中國企業實現了技術突破,能夠做出同樣技術水平或者是可以達標的產品。

  投資機構應該尋找滿足這三點的產品并進行投資,而并不是一味追求市場上最高的技術水平。比如,美國二三十年前生產的很多芯片,中國現在仍然沒有很成熟、穩定的公司和工藝能做出來。在芯片、設備、材料、元器件等等各個細分領域里,這種產品其實非常多。這是接下來的十年里,中國在高端制造業最大的發展機會和發展窗口。

  投資機構在高端制造業的能力和使命

  趙豐認為,投資機構找到使命很重要,一個組織、企業、投資機構包括每個個人都要有自己的使命,這個是真正能夠推動我們把這個事情長期持續做下去的動力。投資行業離錢太近,如果沒有使命,大家很難持續做下去,更不用提深入扎根產業了。

  無論是從政策、產業發展層面,還從實際需要的層面來看,高端制造業都是下個階段國家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。去年的中興事件,還有今年科創板的設立等等都說明了這點。

  那么投資機構能做什么?應該做什么?很多投資機構都會說前半句話,說我們要做優秀產品、企業、團隊的發掘者。在過去七八年跟中國高端制造業企業打交道的過程中,豐年資本切身覺得,中國制造業還有一個很大的瓶頸在于管理水平,很多好的產品被不好的管理水平耽誤了。中國制造業的整體管理水平、團隊水平、人才水平都比較落后。

  所以,在高端制造業領域,一個優秀的投資人,不但要做一個優秀產品的發掘者,同時也要做一個優秀企業的賦能者。一定要提升自己的產業理解能力,以及全面的專業化賦能能力,這成為投資機構之間很重要的分水嶺。

  而且,作為投資機構,有著天然優勢。視野會更加宏觀,戰略感會更好,資源整合能力更強,也有更強的學習能力。投資機構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,來推動中國制造業的升級和發展,更好地幫助企業。

  

 

  豐年資本在不斷搭建豐年經營管理體系

  目前,豐年資本在不斷搭建豐年經營管理體系,這個體系和工具能夠指導和支持制造業企業的經營管理,并對企業進行賦能。具體來說,首先是戰略定位。很多企業對自己到底應該做什么產品,采用什么戰略并不清楚,而且經常做出錯誤選擇。第二,精益管理。豐年資本從很多國際超一流的公司引進了人才來支持已投企業,進行精益管理相關工作。第三,人力資源。以更高的平臺、更先進的方法幫助企業引進更好的人才,做出更好的激勵。傳統的一線制造業企業離這些還很遙遠。第四,技術引進。也就是引進新的、更好的技術,進一步完善產品技術的儲備。第五,綜合服務。包括品牌宣傳等等在內的一系列的綜合服務。

  總之,豐年資本希望建立一個完整的經營管理體系,提供和支持制造業企業所需要的一切服務和資源,加速推動企業的成長。

  例如,豐年資本2016年在常州收購了一家軍工企業叫昌力科技,以前是個常州的村辦企業。經過二十多年的摸索和鉆研,企業的產品和技術非常好,在高端特種機加工方面擁有國內一流、甚至世界超一流的技術,能夠生產精度比較高的、國家急需的產品。但是,企業的管理水平非常差,實際控制人已經將近70歲了,在管理上顯得力不從心。而且,由于是從村辦企業發展過來的,企業缺乏現代化管理思路,這導致企業的良品率還有生產效率很低,現金流也有很大危機。在豐年資本接手企業之后,全面引進了現代化的管理體系,導入了新的管理團隊,包括現代化的財務管理制度等等。在過去兩年里,企業發生了巨大變化,產能、利潤、生產效率等指標都有了大幅度的增長。

  豐年資本希望這套體系能夠加速推動高端制造業企業的發展,能夠讓他們在相應的細分領域成為中國一流甚至世界一流的企業。打個比方,豐年資本希望能擁有一套工具,能夠去山里找那些深藏其中,但沒有被打磨出來的鉆石。其實中國有很多這種企業,他們有好的產品和技術,但是沒有得到好的發揮。他們可能也不是投資機構所關注的熱點。

  豐年資本的目標就是要找到這種好的寶石,然后利用更加高效的體系和工具讓他們煥發出十倍甚至百倍的光彩,讓他們成為世界一流的企業。這也是時代賦予投資機構的使命,大家應當共同努力推動實現產業的發展。




上一篇:百匯之光照明燈飾多元化渠道建設讓創業者贏在起跑線
下一篇:空氣凈化器怎么選?
新學期從中國香港開始
富士康瞄準半導體行業的機遇
奧黛麗赫本展覽在北京開幕
雙層集裝箱列車在中國港口投入使用
单机美女麻将 新野纺织股票 王中王精选四肖四码中特 一起玩温州麻将官网 娱乐棋牌下载 股票是什么怎么玩 网络兼职赚钱平台 微乐哈尔滨麻将规则 手机龙王捕鱼技巧 豪利棋牌备用网址 股票决策软件